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天目新城公交站居然有蛇出没◇乡间的一座“绿房子”◇镇前街的老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28 23:43

  原标题:天目新城公交站居然有蛇出没◇乡间的一座“绿房子”◇镇前街的老店门头和牌匾,满满的复古风~

  @“溧阳供电公司”:因线路检修,拟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,如有变动应以实际通知日期和时间为准,请用电客户提前做好停电准备。

  @网友“陈公子剑”:天目新城公交站西侧两百米有大蛇,附近居民注意安全,顺便问下这大蛇什么品种?有毒吗?

  @网友“朽木生花”:今天去溧阳亲戚家玩,路过一个村上,开车还有很远的距离就看见好像一座绿色的小山,后来车子开近了,竟是一座房子啊! 以前也从未见过爬山虎爬满整座房子的(应该是爬山虎吧??),觉得好漂亮啊,满满的绿色,就连窗户上也爬满了,房子看起来比较旧了,可能主人也是很喜欢绿植,一开始长的时候就没去阻止,任由爬山虎自行发展了!看了一会儿,眼睛都觉得舒服多了,还是绿色植物最赏心悦目了!

  @网友“回眸最初”:溧阳的南大街曾几何时如何的风光,现如今一派萧条之景。下午正好在溧阳南大街这边办事情,无意之间走到了这边的镇前街。街道的两边都是一些小店铺,有几家老店铺的牌匾和门头倒是让人眼前一亮。现在城市统一化,大部分店铺的门头都统一化了,这边这几家还保留着原来的门头和牌匾,像极了溧阳最原始的样子。总是在论坛里面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溧阳旧时光的照片,虽然出生在那个年代,缺没有这样的记忆,现在看起来这样的复古风倒是更加的吸引人,让人无比怀念!

  @网友“夏夜暖风”:每个地方都有特别主要的农作物,像广西盛产的是甘蔗,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溧阳看到了。还是自己亲戚家门口种的,平常看到的都是些常规水果,柿子、西瓜、桃子、桑葚之类的,今天真是让我惊讶了一番!问问种植过程,还挺繁琐的,需要整地、施肥、处理种苗,看上去还挺像模像样的!就是不知道在我们溧阳的气候土壤条件下,种植出来的甘蔗甜不甜呢?真的很好奇,等我吃了下次再来告诉大家!

  @网友“平陵一哥”:自小出生在官墩村成长在官墩村的方洪生老大爷记忆力出奇的好,而且其身体非常棒,走路精神抖擞,脸上红条细白。今年99岁的他据说还时常搞点小酒咪咪,抽烟一支接着一支,在这烟雾袅绕中,在我不间断的悠然问询中,老人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当年“竹箦桥会议(官墩会议)”以后苏南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。

  老人说,日本人打进来时我已经是一个18岁的成年小伙子了,那时日本人不是很多,但中国人当汉奸、伪军、二狗子的倒不少。我们村子在竹箦镇的西北,交通和环境非常闭塞,依山傍水,能攻能守更能撤,当年新四军先头部队首先看中了我们这个村子的地形地貌,所以陈yi把进入苏南的这次重要会议定在官墩谢家祠堂开完全是情理之中。

  “在后来的日子里,新四军就经常来了,十六旅的罗廖司令也住过我们村子。全村家家户户都住满了部队。记得有一次新四军打东王庙那里的东皇(音)的日本人,日本人非常厉害,我们新四军死了不少人,当时的新四军伤员都安置在谢家祠堂和大小庙堂。由于伤员多,受伤程度较轻的就安排在百姓家中。在我的记忆里,新四军打东王庙的日本人有好多次,基本上每次战斗后,伤员都住在我们村。”老人慢吞吞地回忆着。

  让这位99岁的老人最难忘的是新四军攻打竹箦桥敌人的据点,他说:“那天新四军在我们村上征用八仙桌,我问征用桌子干什么?这位新四军干部笑眯眯地对我说,做‘土坦克’,消灭敌人。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新四军征用这老式而坚固的八仙桌真的做成了进攻用的‘土坦克’,他们在八仙桌上放置厚厚的几层被褥,战斗打响后,在我方机枪火力的掩护下,新四军战士钻进盖有几层厚厚的棉被的八仙桌下,躬着身子,迅速顶着八仙桌冲锋,向敌人的碉堡靠近。而炮楼上的敌人看到移动的‘土坦克’过来,不知什么东西,拼命向其开枪。但是,敌人的子弹就是打不穿被棉被盖住的‘土坦克’,很快‘土坦克’就来到了敌人的炮楼下,最后炮楼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塌,新四军取得了完全的胜利。”

  我问方大爷,为什么八仙桌上盖了被子敌人的子弹就穿不透了呢?老人说,当初我也不明白这个道理,后来住在我家的新四军告诉我,软的纤维对子弹的穿透力阻力很大,如果把被子搞湿了,每层之间再铺一层砂子效果就更好了。经方大爷这么一说,我忽然想起了电影《小兵张嘎》中的一个镜头,八路军在进攻日本鬼子的炮楼时,也用了这样的‘土坦克’,这让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官墩村老人的记忆力。

  老人告诉我,他亲眼看到过罗忠毅司令员,当时,罗司令就住在他家院子的后面,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近八十年,至今老人说起来还是那么的兴奋,那么的留恋,那么的头头是道。中国又一世界级大桥问世长度是港珠澳大桥3倍开,“我记得第一次看到罗司令时,感觉他的个子不高,有点胖,人和蔼可亲。有天早上,他很早就起来了,我隔着土墙看到他在活动身子,好像是在做操,在他运动身体时,看到他腰间有东西一亮,我以为是手枪,但我仔细一看,吊在他皮带下端的是一块玉石。”此刻老人已经完全沉浸在当年的回忆中,当我又掏出一支软中华恭恭敬敬地给他点上时,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,好像思绪还没回过神来,然后断断续续地说:“嗨,罗司令走的太早了,这么一个好人,死得太可惜啦!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篇编辑:admin